6a广告位
6A资讯站 >网游>正文

2年以来一直进不了中国市场,韩游戏业在国会展开激辩

[2019-10-16 14:26:24]

10月14日,第七届内容未来融合论坛辩论会在韩国首尔市国会大厦(划重点)举行,此次辩论会主题是“韩国游戏进入中国市场,以及如何保护游戏版权”。韩国文化产业省内容政策局局长金贤焕(音)作为小组成员参加了会议。

会议背景介绍指出,自萨德事件以来,2017年3月起韩国游戏就再也未能进入中国市场,与之相对,中国游戏却在韩国势如破竹。

为此,辩论会主要讨论解决韩国游戏产业面临的“进军中国难”,和版权保护的问题,并相应提出了一些或正面、或灰色的解决方案。不过,这场辩论会中途变成了批评会,与会者毫不留情地批评起造成今天局面的始作俑者韩国政府,指责其在韩国游戏面临进入中国市场的困难时,保持漠视态度。

韩国中央大学教授、韩国游戏学会会长郑贞贤(音)认为,韩国游戏已经两年多时间被排除在中国市场之外,政府应该放低姿态屈服了。但同时,他也表示应对中国游戏予以管制。

2年损失3万亿韩元

与进入中国市场的迫切相比,此次辩论会上,游戏版权保护虽然还是主议题之一,但过去一直叫嚣中国游戏抄袭韩国游戏的声音小了很多,主要是无法进入中国市场的现状深深刺痛了韩国游戏业。

“韩国游戏之死”是从2017年3月开始的。根据韩国政府机构KCCA发布的《2018年下半年和年度内容行业趋势分析报告》,2017年韩国游戏出口同比增长超过80%,但到2018年,这一数据骤降至8.4%,韩国媒体普遍认为是无法进入中国市场所致。

没了中国市场,韩国究竟失去了多少?数据显示,2016年韩国出口到中国的游戏一共获得了近1.3万亿韩元的收入,约合人民币77亿元。要知道,按照Mobile Index的统计,韩国游戏行业一年收入也不过4.45万亿韩元,约合260亿人民币。

按照两年半缺席中国市场计算,即便不考虑增长因素,粗略估计韩国游戏行业损失约3.25万亿韩元,折合人民币约193亿元。也就是说,每“失去”中国市场3年,韩国游戏行业一年都接近“白干”。

这么来看,一下子近200个小目标成了煮熟的鸭子飞了,韩国游戏从业者能不着急吗?

特别是经历2018年版号审批暂停到年底重启,大量海外游戏都取得了版号,进入中国市场,唯独韩国游戏依然交白卷,韩国关于韩国“中文化”的讨论越来越热切。

虽然在2017年之前,已经有很多韩国游戏进入中国,不受影响。但由于一方面很多韩国产品生命周期巅峰已过,部分高人气产品也是IP授权,能够贡献给韩国本土的收入并不高。

韩国游戏在中国吃瘪,中国游戏在韩国风光

韩国游戏面临中国难,中国游戏这边又是另一番光景。随中国游戏加码出海,不断在韩国市场攻城略地的行为,也刺激到了一直以“游戏宗主国”自居的韩国。

今年6月份,GameLook统计发现6月10日韩国Google Play 畅销榜Top100共有31款中国产品,比例接近三分之一。时至今日,Google Play畅销榜TOP10中就有3款,不仅《梦幻模拟战》登顶过榜单,最近《万国觉醒》也对韩国国民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《天堂M》的位子虎视眈眈。

韩国电视媒体报道中国游戏

为此,部分韩国媒体不断渲染中国游戏威胁,甚至一度叫嚣要采取手段管制中国游戏以示报复。

虽然被认为无作为,不过韩国政府的确有一系列示好动作,有意推动韩国游戏进军中国市场。今年6月,韩国外交部委员长正式拜会了中国驻韩大使,主动传达了希望韩国游戏能拿到版号的殷切希望。

8月份于韩国仁川举行的中日韩文化部长会议上,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朴良雨,表示与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部长“非正式”地讨论了韩国游戏进入中国的问题。

尽管文化产业高层一直有所动作,但韩国政府一直没有公开表态,这也是韩国游戏业界、从业者批评的着力点,认为韩国政府不愿拿出诚意协商。

方法满天飞,与其渲染对立不如对话合作

韩国政府靠不住,韩国游戏厂商转而开始寻求其他救济方法。

辩论会上,律师金成旭(音)详细地解释了版号问题,对中国游戏发行条件十分熟悉。他指出想要在中国发行游戏,需要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ICP经营许可证,而这些证明外资无法获得,因此需要中国公司代理发行。

根据这一特点,金成旭介绍了现阶段在中国发行韩国游戏的方法和可行性:

  1. 直接发行——99%不可能,有较高下架风险。

  2. VIE——即“协议控制”,简单来说便是在中国设立一家空壳公司负责发行,这种手段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。

  3. 多方合作——通过与韩国政府部门合作让其积极斡旋。韩国政府是否乐意配合和真正出力是个大问题。

  4. 培养“中国通”——游戏公司培养对中国政策、市场熟悉的人才,水滴石穿慢慢找办法。这个方法比较靠谱,但是耗时长,很难看到希望。

  5. 与中国对话——和分管版号的中宣部积极交流,传达韩国政府立场。

  6. 拿起版权武器——通过法律手段起诉中国厂商。昏招,会加剧对立,让韩国游戏更难进入中国。

和一些中小厂商确认后,韩国手机游戏协会副主席金贤圭(音)提出了另一种解决方案,版号是游戏内购系统上线的前提,因此韩国游戏也可以通过广告变现的形式,变道进入中国市场。不过金贤圭同时也提醒,这种方法要当心遇到不良广告平台或代理跑路的风险,因此进入中国市场依然要谨慎。

从辩论会风向来看,韩国游戏行业对失去中国市场的感受正在加强,也从过去的抱怨为主,开始积极寻找方案。数据层面,没有中国市场对韩国游戏行业的影响比许多人印象的还要大,3年损失预计达到韩国市场一年收入,也的确让人始料未及。

不过,韩国游戏能否进入中国市场,可能不是一个能够短时间解决的问题,需要长期的对话交流,并拿出足够的诚意。因此,与其保持对立情绪,中韩两地游戏开发者走向合作,共同赚全世界的钱,未尝不是一种好方法,如风靡全球的PUBG Mobile,不失为优秀的案例。


6A打造六星级的专业游戏服务平台,更多相关游戏资讯请关注【注册送28元体验金专区】

想要获取更多第一手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资讯,点击直达【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专区】

更多游戏同步直播观看,请前往【6A直播站】

[ 6a.com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,不代表6a.com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]

更多 >相关文章

分享到: